当前位置: 中国教育 > 滚动88比发手机官网客户端 >

戎小艳:90后乡村教师的样子

来源: 中国教师报 | 作者: 褚清源 | 时间: 2019-09-10 | 责编: 曾瑞鑫

孟寨小学,安徽省阜南县龙王乡最偏僻的村小。

8年前,通往学校的路还都是土路。那个炎热的开学季,19岁的戎小艳骑着电动车穿越漫天的“沙尘暴”一路颠簸,终于来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工作地。

校园里来了一位漂亮的女教师,孩子们眼睛里满是喜欢、好奇和期待。但戎小艳却是满眼的失望,看着城乡之间巨大的条件反差,她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感——周围全是庄稼地,校园里仅有6间瓦房,砖头铺就的一条小路是校门口可以通往教室的唯一通道。

戎小艳有些犹豫。“离开这个‘鬼地方’”是她脑海里闪过的一个念头。

突然,围过来的一群孩子里一个小女生仰头问:“老师,您是来代我们课的吗?”

“嗯!老师是来给你们上课的!”戎小艳点了点头,在心里默默回应。戎小艳观察到,孩子们的衣服大多都有些破旧,有些则明显不太合身。那一刻,她的眼睛湿润了。

就这样,一位90后女教师的职业生涯与一所乡村小学绑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成为孩子喜欢的样子”

265名学生,7个班,9位老师,几乎所有老师都带双班,每人每周至少要教20节课。作为孟寨小学唯一一名年轻教师,戎小艳刚开始教三年级语文兼班主任,后来校长说,“你是英语专业毕业的,那我们也开几节英语课吧”。于是,她每周又多了8节英语课,一周上课近30节。

初登讲台的戎小艳一方面虚心向老教师学习,另一方面深入钻研教材。

渐渐地,她发现只研究如何教,不去关注学生学习的动力,再好的教学都会打折扣。“我一直在想,假如我是孩子,会喜欢什么样的教师呢”“孩子亲其师才可能信其道”。

戎小艳开始琢磨如何走到学生中去,与他们交朋友,与孩子们打成一片。

学校里没有专业的音乐和美术老师,戎小艳就主动请缨成了“全科老师”。她在网上下载一些舞蹈、武术、游戏视频,带着孩子们一起学习。课下,她与孩子们一起做游戏,一起练字。她还每天坚持与孩子们共读课外书,从语文到历史,从天文到地理。

“我很佩服自己竟然是个全才。”戎小艳开玩笑说。

孟寨小学的绝大多数学生都是留守儿童,学校里没有食堂,一旦遇到雨雪天,家远的孩子无法回家,中午吃饭就成了最大问题。看到有孩子从家里带个馒头作为午餐,有的干脆就饿着,戎小艳索性多买些菜,与孩子们一起做饭。

孩子们越来越喜欢戎老师。一位学生的奶奶来到学校跟校长说:“自从戎老师来了,孩子的脸上明显多了笑容,也更爱学习了。”

戎小艳的班上有一些特别内向的孩子,他们不合群,学习也总是跟不上。对于这样的孩子,戎小艳自有她的办法,那就是跟孩子们谈心。每一次与学生谈心时,她都会找一个安静的环境,握着孩子的手,在促膝长谈中慢慢进入话题。

班里有一名女生,十分内向,上课从不回答问题。有一天下课后,戎小艳主动找到这名女生。

“我看你课堂上很少回答问题,能跟老师说说原因吗?”

“我害怕自己说错,被同学们嘲笑。”

“有了想法可以大胆地说出来,老师和同学们不会笑话你,也许大家都需要你的想法呢?”

“从明天开始,你就试着说一说,老师为你加油!”

后来的课堂上,戎小艳总会有意先提问一些简单的问题,在这名女生回答后及时给予鼓励。她还引导班里的孩子学会欣赏身边的同学,学会给同学鼓掌。

一学期下来,这名女生开始积极参与课堂学习了,更让戎小艳惊喜的是,她还主动为其他同学讲解题目。“后来,她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。”戎小艳说。

家龙(化名)是戎小艳带的一名患有尿失禁的六年级男生。虽然早已经毕业了,但每次放假回家,家龙总不忘先来学校看望戎老师,找戎老师聊天。

家龙的父亲沉迷赌博,母亲也对孩子不管不问,所以家龙经常吃不上饭。因为家龙随时会尿裤子,浑身都是味道,同学们都不愿意跟他玩,他也变得越来越孤僻、自卑、暴躁,经常跟同学甚至老师发生冲突。

戎小艳就经常让家龙跟她一起吃饭,还给他添置了一些衣服。为了让同学们慢慢接纳他,戎小艳还设计了班会,让同学们发现每个人身上的闪光点,学会不孤立、不放弃身边的任何一个伙伴。

家龙感受到了老师对他的好,也感受到了来自同学们的好,学习自然更加用心,而爱劳动的特点让他成了班里的“劳动班长”。

“一名优秀的教师,其实并不是看你教过多少学生,而是教过的学生中有多少人记得你。”戎小艳曾在自己的日志里写下这样的话,“想成为孩子们喜欢的老师,首先要让学生爱上学习,还要与孩子打成一片,蹲下身子了解他们,只有懂孩子才能更好地爱孩子”。

19岁的戎小艳自己还是一个“没长大的孩子”,但她慢慢让自己变成了孩子们喜欢和值得信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挫折会来,也会过去”

像许多乡村教师一样,戎小艳的教学生涯一直波澜不惊。

当时决定留下来,戎小艳的真实想法是:“先干着试试看,实在不行我再走。”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里一干就是7年,也无法预设接下来的日常生活里会遭遇超出自己想象的艰难。

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日子,让戎小艳忘记了最初感觉的环境差、日子苦。有闺蜜同情她工作的环境,戎小艳总会自我安慰:“环境不好有啥大不了的,我心态好啊!”

但这种好心态通常只能在学校里维持,每到周末从学校回家,是戎小艳最头疼的事。通往县城的必经之路没有硬化,全是泥巴砖渣,晴天尘土飞扬,雨天泥泞不堪。尤其是每到雨季,路上行走都很艰难,对于骑电动车往返的戎小艳来说是最大的挑战。

2012年6月的一天,戎小艳骑着电瓶车去学校,由于庄稼夏收,一路上飞扬的尘土伴着秸秆燃烧的滚滚浓烟,根本看不见人也看不见路。尽管戎小艳行驶得小心翼翼,还是被迎面开来的三轮车撞倒,连人带车摔倒在旁边的石子堆上,当时就昏迷不醒。

当戎小艳醒来时,医生说:“幸好上天眷顾你,只是脑震荡,如果头上的血包破了,你当时就可能没命了。”住院期间,同事们去探望她,戎小艳只字不谈伤情,却连声询问:“我的课谁带的?有没有耽误孩子们的课?”

后来她知道,孩子们听说她出车祸都心疼得哭了。

春夏秋冬,戎小艳的电动车无数次穿梭在“沙尘暴”中,无数次淌过水坑雪地,无数次陷在泥水中等待行人救援……她也无数次打退堂鼓:“下学期路再不修好的话,我一定要走!”但每当回城的机会真的摆在她面前的时候,她又总是舍不得。通往学校的路直到2016年才完全修好,而戎小艳在这条让她摔倒了无数次的路上已走了7年。

2014年,戎小艳被破格提拔为孟寨小学业务副校长。每周带近30节课的同时,她还兼任学校的资料员、宣传员、学籍管理员、少先队大队辅导员等职务。在阜南县迎接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验收期间,作为学校唯一会电脑操作的年轻人,戎小艳承担了学校全部的资料整理工作。

2016年底,由于长期超负荷的低头工作,戎小艳被诊断出颈椎严重弯曲变形,已经达到了50多岁人才会有的变形程度。医生强烈建议戎小艳治疗,但正值均衡迎国检的关键时期,戎小艳放不下自己承担的工作,不顾家人的反对,在病情稍缓后又坚持回到了学校。

迎国检期间,戎小艳曾三次拖延婚期,直到均衡验收过后,才第四次定下了婚期。第四次婚期定在元旦假期,恰在这时,戎小艳又被派到安庆师范学院进行3个月的学习。结婚的前一天,戎小艳才连夜坐火车赶回来,连婚纱都没来得及试穿……爱人很生气:“这个婚你到底还想不想结了?”笑容里自带阳光的戎小艳说:“想啊!当然想啊!朝思暮想啊!好事多磨嘛,我经受住了工作的考验,你也经受住了我的考验……哈哈!”

2015年戎小艳被评为“阜南县乡村最美教师”,2017年被评为“阜南县模范教师”。在全县巡回报告中,她曾以席慕蓉的一句诗为那段日子作注:“挫折会来,也会过去,热泪流下,也会收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孩子不会离开”

农村学校很难留住年轻教师,阜南县的农村学校也一样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与戎小艳同一年分配到农村的年轻教师都陆续回城了。

“看着身边的同龄人调入县城,你想过离开吗?”

“当然想过!并且我也曾有机会可以回城。”

“但是,我实在不忍心离开!”

“选择留守孟寨,是因为我答应过孩子们不会离开,要陪他们一起毕业。”

除此之外,戎小艳还透露另一个让她不忍离开的原因。“这里的同事都很关照我,我们相处得像家人一样。实际上,在这里工作大半辈子的老教师比我更难,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并且有些艰难是超出人们想象的,但他们从来没有耽搁过学校的工作。他们的敬业精神让我不忍心离开。”戎小艳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:“离开了,就太不地道了!”

2018年3月,一纸调令将戎小艳调到了龙王乡另一所村小代寨小学担任校长。

离开孟寨小学的时候,是寒假过后。像7年前第一次来到学校有一群学生围着她一样,这一次班上的学生围着她,抹着眼泪依依不舍。给她送别的还有校长和老师们,眼泪成了他们彼此间最好的情感表达。


博聚网